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黄金线路 >国税局怎能专挑软柿子开刀

国税局怎能专挑软柿子开刀

2019-09-28799观看
国税局怎能专挑软柿子开刀
柯P选前说自己买房向父母借了1000万,以85万票高票当选的柯市长,选后遭到国税局查税,将他父母传唤到新竹国税局去做笔录,承认儿子媳妇有付利息给他,两年付了利息25万,国税局因此对柯P父母补税三万多元,柯P妈妈说:官民不相斗!我们还是缴一缴吧!
柯P妈妈道尽小老百姓的无奈!官民不相斗!我们不解的是:国税局说他们不会选择性办案,但明明就是针对柯P的政治性、选择性办案!
台湾房价高涨,年轻人买不起房子,父母帮忙儿女买房司空见惯,有的帮忙付头期款,有的一次给小孩数百万,有要小孩还钱吗?有要小孩付利息吗?会跟小孩订借贷契约者更不曾听过,所以柯P妈妈跟国税局主张,哪有父母借钱给小孩会跟小孩订契约的?这是一般人都能懂、能够理解的“经验法则”,很合理也是很多人都有过的经验。
但是北区国税局传柯P爸妈去办公室,爸妈说没有订契约,国税局说没有订契约,我们就要认定你是赠与1000万给柯P,要课赠与税78万(减220万免税额后乘税率10%)。爸妈说我不是要赠与儿子啦,是先借他们、媳妇以后会还给我!国税局说那就是借贷,儿子有给你利息吗?爸妈说不用付利息啊!哪有跟小孩要利息的?后来在国税局半恐吓半威逼下做了笔录,爸妈笔录上说媳妇两年来已付我利息25万。最后国税局对柯P爸妈总共要缴三万多元所得税。
可惜柯P没有请教有经验的会计师,会计师会建议他这样说:父母借我1000万,我们双方约定借款零利率,等我有钱我一定陆续还给父母。会计师也可能建议他这样说:父母三年前每人赠与我220万,连续三年,依法是免税的,为什幺要对我父母课税?
国税局课税将人民的钱从口袋里面掏出来缴给国家,是侵害人民的财产权,但国税局税务人员依法拥有对人民课税的公权力,依据宪法必须依法课税,不能想课就课、不想课税就不课,必须尽举证责任及调查义务,不能随他们说了算。国税局说因为有人检举,这就更离谱,多达800人检举连胜文逃漏税,国税局却不去查,摆明是针对柯P而来,全国人民看不下去,大骂国税局,闹得沸沸扬扬,课一点点三万多元,这样值得吗?
因此柯P是向爸妈借钱买房子,依通常经验不会订契约,子女也不会付息给父母,国税局若要课赠与税就必须举证有资金移转记录并证明当事人有赠与意思,若要课徵利息所得税就必须掌握柯P支付利息的确实资料。但我们看到中区国税局将80多岁的老人家传唤到办公室两次,好说歹说,最后柯妈妈说官民不相斗,因为知道人民永远不会赢!
公民与政治权利公约第14条,不得强迫被告自白或认罪等。这是所谓的“不自证己罪原则”。但国税局课税的程序常常是先扣你要课税的帽子,然后要你举证证明自己清白,不能证明清白只好写承诺书、同意书、作笔录,最后乖乖缴税。
检举不能成为查税的理由,课税必须平等,不能针对性选择性查税,对人民有利不利事项都应注意。总之,我们要求国税局课税须制定SOP,让全国人民有所依循!
上一篇: 下一篇: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