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消费主张 >《大家论坛》权力视角:中俄积极培养锐实力 世界準备好了吗?

《大家论坛》权力视角:中俄积极培养锐实力 世界準备好了吗?

2019-12-12427观看
《大家论坛》权力视角:中俄积极培养锐实力 世界準备好了吗?

《大家论坛》权力视角:中俄积极培养锐实力 世界準备好了吗?《大家论坛》权力视角:中俄积极培养锐实力 世界準备好了吗?

近几年来,俄罗斯和中国在「软实力(soft power)」的竞技场上投入大量资源。美国政治学家奈伊(Joseph S. Nye)提出「软实力」一词,被认为是指「能够透过吸引力和说服力来对影响他人」。无论是直接或是间接影响,中俄两国已经投入数十亿美元,透过媒体、文化、智库、学术和其他领域增加对全球的影响力。

中俄的影响力超乎学者假设

然而包括奈伊本人,中国和俄罗斯让观察家摸不出头绪的是,这两个专制政权诚然投入巨额资金,在国际上的立场也愈显独断,不过软实力依然严重不足。

中俄两国在全球公众舆论调查及软实力指数方面往往表现不佳,促使外界更坚信吸引力和说服力两者与专制主义互不相容。在国际上,独裁者并没有「赢得人心」。儘管如此,现在俄罗斯、中国和其他资源丰富、野心勃勃的政权跨越国界的影响力远胜过以往,主要管道也并非奈伊所谓的「硬实力(hard power)」,像是军事力量或原始经济制裁。

可以肯定的是,俄罗斯过去10年来多次动用武力,好比在乔治亚、乌克兰和叙利亚等国,但俄罗斯的战斗机和坦克并没有提升莫斯科的全球影响力。同样地,中国也在南海和中印争议边境地区展示军事力量,但就像俄罗斯,过去10年来中国一直更积极发挥其他形式的影响力。

理论派因此陷入一个困境:这些政权并非主要依靠硬实力,也并未成功建立起软实力,却仍然能在国外发挥真正的影响。有鉴于世界各地极权主义复兴,现在正是反思这项再明显不过的悖论的时候。

披着「软实力」外皮的极权政府

《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最近指出,中国「试图在海外建设软实力」时,需要「循序渐进,多採用互惠的方法,而非以威权相逼。」在最近一篇评论中,奈伊也提出类似观点,称「如果中国放鬆党对人民社会的严密控制,中国提升软实力的道路会来得更加轻鬆。」同样的结论也适用于俄罗斯和其他国家。

比起开放、独立文化和人民社会,这些国家更注重政府控制,而他们所忽视的正是构成软实力的关键要素。

但苦口婆心地劝诫中国或俄罗斯必然毫无效益。这些政权不惜一切代价都要维持自身控制权,而任何重要的自由化行动都会损害此一目标。

这里的分析出现一个陷阱,那就是以为这些专制政府,这些为了保住国内权力而压制政治多元化和言论自由的政府,在国际上的表现会有所不同。这些政权聪明採取了软实力的某些形式而非实质内容。「锐实力(sharp power)」是理解他们目标的更好说法,关键点包括对外审查、操纵和干扰,而非吸引力和说服力。

儘管「资讯战」是专制者的常态表演,但本身并不足以概括「锐实力」。专制政权所採取的绝大多数行动都不属于这个概念的界定範畴,无论是中国在拉美的行为,或是俄罗斯在中欧的活动都不是如此。就如我同事和我在2017年12月报告《锐实力:崛起的专制主义影响》(Sharp Power: Rising Authoritarian Influence)中所描述的那样。

民主国家需跳脱软实力框架迎战

现在从结果来看,我们可以观察到冷战结束后就一直存在的错误观念。当时传统分析认为专制政权最终会达到自由与民主。将近30年前,在冷战结束、美国成为全球霸主以及出现软实力一词时,政治人物和分析学者并没有针对现今控制俄罗斯和中国的政权充分思考过。

就像我的同事路德维希(Jessica Ludwig)和我在(2017年)11月《外交》(Foreign Affairs)杂誌所表达的,「从民主国家依赖软实力这个框架就可以看出他们对恶意锐实力的转变根本有恃无恐。」那些认为专制政府的作为是「为了提升国家软实力」的分析家并没有抓住重点,他们的「错误解读可能导致人们永远陷入虚假的安全感当中」。

要採取适当的对策就得先作出準确的判断。专制政府做事并不会按照民主国家的规矩走。有系统的镇压一直是专制政权的代名词,而他们所创造的「锐实力」不能硬是被塞进令人感到熟悉且放心的「软实力」框架中。如果没有更加精确的术语来描述这情势,全世界的民主政体将很难应对这些国家日益多元化的影响。

《大家论坛》权力视角:中俄积极培养锐实力 世界準备好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